Hanaa-

▶︎大贵Hanaa-:一种边吐泡泡边记脑洞的生物 ┄┄┄┄┄┄┄┄┄┄┄┄┄┄┄┄┄┄
┄┄┄┄┄┄ 勋兴灿白
┄┄┄┄┄┄┄┄┄┄┄┄┄┄┄┄┄┄
┄┄┄┄┄┄ 贝壳LOVE🍓
┄┄┄┄┄┄┄┄┄┄┄┄☛请多指教☚

Toxic characters.

*私设有,勋兴模特设定
*只是突然出现的一个脑洞
*写的有点匆忙请见谅
*错字请当通假bug请当没有看见但是你说我会改的!谢谢!



"艺兴哥,这个世界可不是说你负担不起的东西就一定没有人负担地起。"








吴世勋单手插兜从他的美洲豹里走出来,V领的黑色长袖T恤把他本就性感的锁骨描画地更加性感,Burberry蛇皮腰带和一条干净利落的牛仔裤穿在那两条长腿上再适合不过加上一双纯黑色的低帮休闲鞋刚好露出脚踝部分,这个男人不仅高挑,肌肉的线条也是刚好地无可挑剔。有人说过,如果把所有时尚元素都汇聚在一起就会变成比乡巴佬还可笑的生物,不过在他身上,可完全不是这样。
“诶——世勋你这话就不对了!我现在负担不起,不过不久以后就可以了!我对自己的前景可是很有自信的。”被喊作“艺兴哥”的青年此时正双眼放光似的看着玻璃窗内展示着的新款。
从小就和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的他对双亲的印象并不多。“因为性格安静而无法准确地表达出自己的情感”这幼年时被身边人误解的理由,说是荒唐也完全不奇怪。








本来完全不会发生什么的人生。幸运的是几个月前他遇见了吴世勋、并被带进时尚圈变身成为模特新星,这可是改变了他一生的契机。虽然还差点才到一米八的个子在男模里并不高大,不过他继承的基因完全不输给其他人。亚洲人代表性的黑色短发,平宽的浓眉和清冽的黑褐瞳孔,皮肤白得像要透光,干净利落给人随时都气力勃发的第一印象,他就像只正值青春的豹子。按理说张艺兴单看上去也是个好身材的帅哥,不过此刻一旁站着的吴世勋像是发挥了不可抗力一样被迫让他的存在变地娇小。








不过当下,这个刚当上模特新秀的穷小子算是看对眼了,对着玻璃窗的目线里满是挚爱一般的热情。








“当然,你承受过来了的压力也并不是谁都可以承受得起…”顾自地小声说出后半句。吴世勋清楚眼前这只行动近似小型动物的生命体曾经遭遇过怎样的对待过得又是怎么个水深火热,想到那些乱七八糟的心里就不免会为他难过,毕竟可并没有谁都像自己一样——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神选之子
“所有孩子都会被加以上帝的祝福来到这个世界,这是谁说的什么谬论…”
说完后才有些担心会不会被听到,不过对方现在好像正处于的状态,有那么一瞬间吴世勋甚至想要给自己一拳确定眼前看到的是不是真的,张艺兴的耳朵居然在关键时刻变成了摆设!?不过也倒是帮了他一忙。
但是看着那副憧憬的模样,说不心疼?别开玩笑了那种话可是会假到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哥,在这等着不要动。”
“噢。……诶?”并没有等到听见回答便径自走了进去,这种手口一致和我行我素是他向来的风格。
报了款型,刷卡,签字,再拿着目标走出店门,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当然。顺便还带出了店员小姐们的尖叫。
“这…你你你…世勋啊你知不知道这东西多贵!”张艺兴不可思议地大叫起来,这种惊喜他真的没有想过!准确地说是没敢想过,因为他知道橱窗里的新款和他虽然只隔着一层玻璃,但以他现在的经济状况还只能看,连摸都不可能。
然后现在,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不是哥想要的吗?那世勋就买给哥。只要艺兴哥开心世勋什么都会做的所以笑笑嘛。”当事人用他软糯的年糕音对着对方毫不介意地撒起了娇,这个外表冷气机的人内心可一点都不冷。
“诶可是这个也太贵了啊世勋你是不是没有看标价还是说你少看了一个零啊不你那么行云流水的是少看了两个零吧还是把第一位数也看错了我的天太可怕了…”
“哥,艺兴哥呀……耶嘿!”长篇大论的说教对这个年轻人来讲还是会觉得刺耳。于是抓紧了时机把东西塞过去顺便打断,谁知道这个看似并没有多大容量的大脑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滔滔不绝的指令。
“…耶嘿你个头啦!”本来是想绷着脸教训一下这个小孩儿可是接过礼物的瞬间张艺兴…还是笑了。这个人会把所有的心里想法都摊在脸上,一边笑一边想忍一张蛮好看的脸就这样被他自己搞得七扭八歪。
吴世勋看到他这个样子哪里忍得住,站在旁边拍着手笑得如雷贯耳同样本来也是帅到完美的脸一瞬间就变得比张艺兴还无法形容。
“世勋……控制一下你笑别人时候的表情吧,要是被谁拍下来明天网络上‘吴世勋 颜艺’tag又会登首了……”一边抱怨着一边转身走进副驾驶座,然后倾过身体帮人开了驾驶一侧的门。
“即使这样我也是个大男人了啊哥!面对比如自己的丑照的承受能力还是有的,不要小看我嘛!”收到了上车的邀请吴世勋依旧如沐春风的笑脸坐进去。
“好好好——那么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呢我二十一岁的大男人?”
“当然是没有快门没有狗仔和记者的地方!”对于“二十一岁的大男人”这个称呼明显是有些不满,不过也挑不出什么问题来,只好朝人调皮地吐了吐舌。
“你这人啊,想回家就直说嘛正好我也想,回家咯——”
听到满意的答案后吴世勋微笑着按好启动按钮后踩下油门,F-type的美洲豹咆哮即起,穿梭在整个美国最繁华的城市,纽约大道上足有459马力分量的V8引擎带动前进轰鸣飞驰而去,低沉又震撼的声浪满耳肆虐一般的回响。

甘い日差しと三時に溶かす風

*我不知道学园里有没有图书馆,不过我猜有,所以地点是在午后的图书馆.[
*cp是冷得不行的雨兔(二赤)
*后期好像有点Bimyi×游兔?!这是个连我自己都意外的走向…诶不过有点萌?!糟了个糕这是什么发展!
*标题是即兴发挥.[
*错字一律请当通假,十分感谢

粘甜的阳光和溶于三点的风

"凭什么、凭什么那家伙是一副什么都没有过的样子啊?!可恶…"赤间游兔坐在图书馆最角落的位置,脑内轰鸣一样的回响让他不得不双手抱头趴在桌子上一面又死咬着牙忍住不让眼泪流下来
他和二宫时雨分手了,是被动的
让他不能接受的是分手后自己明明受了不小的打击对方却完全没有影响,一如既往的笑脸,面对面地讲话也没有任何尴尬,简直就像没有交往过一样
而转头看过自己呢
虽然有在努力演着"毫不在意的角色",但事实却并非所愿,演剧部的台本内容记得乱七八糟,该说出女主角的台词的时候无意识地就说出了时雨san,偶尔被Eruna叫去看她的进步也是完全集中不起,被喵味琳和兔丸问起怎么了吗的时候只好假装捂着头说是最近可能有点感冒,虽然这平平常的借口听起来自己都想笑,不过也一级安稳不是吗?
"啊啊,那家伙…什么啊,我才没有羡慕…"把头埋进交叉叠在在桌子上的手臂里,午后的阳光投过窗户直接照进来,对这种就算压力再多都可以倒头就睡的舒服程度赤间游兔也同样没有抵抗力,闭上眼睛感受起太阳的恩惠,同时终于不受控制地流下了眼泪
离开Eruna独自一人在图书馆里闲逛的Bimyi碰巧看到了趴在桌子上的赤间游兔,也碰巧地想起了最近几天他魂不附体的样子,又碰巧想起了在男厕所门口看见的那一幕…
知道二宫时雨和赤间游兔在交往的只有Bimyi一个人,起因是他被一宫Eruna和藤白乙音还有射水明日组成的什么"深夜校内探险小队"叫去一起探险,据说是有老师在的话会很放心,虽然警告了时间很晚不可以做夜游这种动声大的事情,但还是跟着一起了,偶然间他就想去厕所,于是偶然地发现在男厕所门口准备接吻的二宫时雨和赤间游兔.
"老、老师!"
"我不是故意的溜!"
没想到是和被吻的那方同时开口,并且因为太紧张还不小心说出了口癖?!气氛顿时微妙地不得了
"诶?Bimyisan?这么晚了你是打算来…?"
边说话边极其自然地伸手揽过了自己刚刚还压着的人,两手围住他的腰又懒散地把下巴垫在他的右肩上,用一副保护小动物的样子看着Bimyi
"来…?上厕所啊!"
心里咽下了"难道还是和你们一样来接吻的吗?!"以及"和赤间君不同时雨这家伙真是淡然啊!"这种话之后仔细观察了一下对方二人,时雨三年级,赤间君二年级,两个人都是各自社团的代表,并且体格差看来…如果时雨站好的话应该比赤间君高出一个头吧?好一个你的嘴角我的眉梢啊!
"啊呀哈哈哈,不好意思我忘了这里是男厕所了!不过Bimyisan…"
"什么?"
"请帮我们保密哦?"
答案是两个人默契的异口同声
"原来不公开吗那我要是泄露出去会不会被两个人联合起来干掉啊?!虽然我不怕他们啦不过还是保密的好吧,毕竟是个人隐私…"
大脑飞快转过了各种信息后开口回答道
"哦我知道了,那么我回去找Eruna他们了,拜拜…"
"啊、啊,老师再见."
等到人消失在走廊里后二宫时雨问了问还被他抱着的赤间游兔
"赤间君,Bimyisan刚刚来不是上厕所的吗?"
"老师他…会不会受到的惊吓太大了?"
"可能是吧,那么我们继续?"
"喂喂这种空气下还能提出要继续的应该只有时雨san你了吧?"
相视一笑后是把刚刚全当作了没有的吻,二宫时雨这家伙看起来模凌两可实际上…吻技一流啊♪

"那孩子这个样子…该不会是和时雨分手了吧?"大胆地做出了推测,稍微思考后发现这个可能并不是没有,走近对方,手放在他茶色的短发上顺着发向轻轻安慰的摸了摸,考虑到图书馆禁止大声喧哗又怕吵醒了对方,用最低音量开口说道
"没有可以说出事情的人很难受吧?如果没问题的话就把我当成倾诉对象吧,毕竟我可是这个学校的老师啊,赤间君?"
好像是要传达"我没事"的讯号一样赤间游兔幅度很轻地晃了晃自己的头,得到眼前小动物这个反应的Bimyi眉头微皱叹了口气,抽出另一张椅子坐在了赤间游兔旁边的位置上
"学生们里应该也经常在发生这类的事情吧…如果是Eruna那个笨蛋的话一定会大喊大叫哭着跑过来!那个情绪高涨的生命体…就连是她都没有问题的所以在我面前并不用勉强哦?也不用刻意装作没关系,有什么难过的尽管说出来吧."
赤间游兔并没有给出什么语言上的回应,而是转过头抱紧了Bimyi,头像要埋进去一样贴在他胸前
这个行动虽然并没有超出常识但倒是让Bimyi吓了一跳,闭上眼睛安心的一笑后回抱了对方,几分钟过去整个图书馆彻底安静下来,甚至让他听见了对方速度均匀的呼吸.
"这是猫科动物的习性吗…"
墙上雕刻精细的时钟里漂亮的指针开始宣告越来越接近三点的时间,从窗户看得到外边浮云都没有的一片晴空,图书馆室内一个青年对着被他抱在怀里熟睡的少年用清晰好听的声音耳语
"那么就好好休息一会吧,赤间君."


毕业远足上午在横滨中华街,下午去了レジャーランド,随便拍的一张感觉还不错!

Love complex.

Love complex.

*英军


*第一次写同人[.


*我也不知道写的有没有英军的感觉…


*若有错字请当通假




Splendid注意到Flippy腰间有疤的时候盛夏刚过.
炎热知趣地日渐消散着,秋风也萧瑟地并不过分.

Splendid觉得那道疤不好看,甚至可以说非常难看.
"Oh天这东西看上去简直就像个耻辱的烙印…什么伤疤是男人荣耀的证明…这种话是谁说的."
他这样在心里自言自语,这种有些任性到过分的话他会注意不让Flippy听到.

"它很丑陋,对吧?"Flippy吸了一口手里的烟,在嘴里过了一圈再吐出.然后对Splendid不好意思地笑笑.
显然,他是这个小镇里除了自己以外第一个知道它的人.

Splendid看得出神,对于Flippy的疑问并没有立马做出回答.空气在一时间好像被什么给凝固了,安静地能听见院子里枯叶被吹动的响声.

"不可质疑."给出了回答后的Splendid把蹲着的双腿换成了单膝跪地的姿势,并用右手环住了Flippy的腰.

Splendid吻了那道疤.

"您是我的英雄."然后抬头和Flippy对视,英雄看向英雄的目光是充斥着尊敬的.

Flippy像对待孩子那样笑着把手放在了Splendid的头上,蓝色的碎发软硬程度刚好.用拇指拨开他的刘海,感受他此刻认真的双眼.

空气里再次只剩下风扫落叶的声音.

而温度却在上升的同时,产生了坚实的敬意和互相带有强烈保护欲望的爱.

不腻不淡,不同于人,浓度刚好.

这是英雄和军人之间特殊的恋爱情结.




————————————————————


改了个错字,发现还有的话请如最上所说当成通假[]